如何让“立法”深入影响学前教育?

1

“我们正在与有关部门密切调查和合作,起草一部关于学前教育的法律。“我们要加快进程。”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回答学前教育问题时说。在今年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上,学前教育立法也是许多代表关注的话题。
 
事实上,早在去年年底,学前教育立法就进入了全国人大的立法视野。
 
2017年12月2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关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结果的报告》。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代表提出的议案。有关学前教育的立法已列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立法计划或者年度立法计划。
 
学前教育立法对人们关注的入学难易程度和成本有何实际影响?学前教育事业将有哪些实际变化?
 
呼叫它,它什么时候开始?
 
专门针对学前教育的法律呼吁从未停止过。尤其是在每年的两会期间,学前教育的话题往往成为媒体和自我媒体的“爆炸性财富”。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教育科学卫生委员会教育司司长叶祁连作了统计。2017年是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最后一年。今年有33项学前教育法案。如果一项法案必须有30名代表才能提出提案,那么在几次会议上代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人数就接近1000人。学前教育已经备案,可见立法的重要性和人大代表的关注。
 
“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所以我每年都提到。曾任江苏省教育厅主任的沈健说。自2010年起,将连续四年提交法案,建议制定一项学前教育法。此外,该法案的内容每年都会得到认真的补充和修订。
 
实际上,早在2000年,民主进步党中央就提出了利用立法保障学前教育发展的建议。
 
据了解,目前,只有1986年颁布的《幼儿园管理条例》和1996年颁布的《幼儿园工作条例》才是中国专门规范学前教育的法律法规。这些规定是早先介绍的。虽然2010年国务院颁布了一系列关于当前学前教育发展的意见(俗称“国家十条”),但这些规定、法规和意见只是行政规定,缺乏法律的权威和约束力。
 
在2011年2月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时任基础教育第二司副司长的李天顺表示,他期待尽快制定学前教育立法。”不要低估法律的作用。最简单的例子是,在《义务教育法》颁布后,你可以看到义务教育的发展程度。质量明显提高,教学条件明显改善。他预计,学前教育也将通过法律进行质量改进。
 
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提出,应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和教育改革的需要,制定学前教育法律。然而,当时有一个共识,即立法不成熟。”在当前的学前教育形势下,立法的时机越来越成熟。”教育部政法司副司长王大全说。
 
王大全认为,“成熟”的标志是已经颁布了20多部地方性法规,为规范学前教育和立法积累了经验。
 
据统计,截至目前,全国23部具有法律效力的法律法规中有15部是地方性的学前教育法律法规,其余8部是地方性的政府法规。
 
2010年,合肥被国务院批准为学前教育体制机制改革试点城市。近三年来,合肥市共出台资源扩张、资金投入、师资队伍建设、管理规范等20项文件,大力推进学前教育体制机制改革,取得了有效缓解困难的重要成果。上幼儿园的最后期限和费用。
 
然而,这些法律法规仅限于地方层面,无法实现全国性的普遍性。同时,这些规定又是零碎的,缺乏系统性。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副院长王景波近年来一直呼吁对学前教育立法,他说:“学前教育事业是一个国家问题,地方立法难以解决。因此,有必要在国家一级实施统一、独立的立法,以解决学前教育发展中遇到的各种困难。”
 
近日,北京卓雅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会同有关单位举办了“中国学前教育改革与发展论坛暨学前教育研讨会”专题。
 
中国下一代关心委员会主任顾秀莲说,201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了《教育法》,专门规定了学前教育,明确了国家的学前教育标准,加快了学前教育的步伐。普及学前教育,建立覆盖城乡,特别是农村学前教育的公共服务体系,要求各级人民群众参与。政府应采取措施为学龄前儿童提供条件和支持。
 
法律能解决什么问题?
 
根据湖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何浩等人于2015年开展的一项调查,武陵山市500多所幼儿园中,大、中、小班儿童分别超过50人,占33%、24%和10%。中国教育科学院教授刘占兰在2015年进行了调查,发现一些贫困地区的班级甚至超过160人。刘占兰的调查还发现,部分县幼儿园师生比例平均为1:23.3,部分县达到1:36.1。
 
近年来,世界学前教育组织中国委员会主席、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庞丽娟一直呼吁制定学前教育立法。摘要针对《学前教育法》立法的必要性和可行性,探讨了学前教育公共服务建设和改革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和深层次问题,特别是关键体制机制、改革探索、立法要求和对策。庞丽娟多年来一直领导中国教育学院学前教育政策。教育、基础教育及其投资体制、管理体制、教师政策、办学体制改革等相关研究团队在山东、河北、甘肃、江西、浙江、山西、广西、云南、新疆等地进行了深入的实地调研。
 
庞丽娟说:“我们发现,资源的缺乏,特别是包容性资源的严重缺乏,是我国幼儿教育发展中的主要矛盾。同时,许多地方幼儿园由于资金不足,经营困难;一些幼儿园由于缺少教师而无法开放;一些教师的专业素质不高。教育质量不高。”
 
据她分析,造成这些问题的主要原因是缺乏学前教育管理体制、投资运行保障机制、适应我国国情和发展需要的办学体制、师资队伍建设不足。特别是地位和待遇保障政策,以及一些地方政府的责任缺失。事实上,它没有到位,或者努力和理解没有到位,也没有实施投资办学、教师待遇和入学资格的规定。更根本的是,我国没有学前教育法,对这些深层次的问题和学前教育改革发展的关键体制机制也没有明确的规定。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义务教育是政府的责任。但是,学前教育的领域是非常不同的,它涉及到政府、社会和市场之间的关系。王大全认为,立法的首要问题是明确管理责任。
 
在这方面,王晶波同意:“学前教育法应该解决整个学前教育管理体制。在这一制度下,各级政府的责任是什么,如何协调和促进政府、社会和市场之间的关系,都需要在这一制度下得到解决。没有任何一支部队能承担这一责任。政府应承担领导责任,即政府责任不能转移到市场,市场也不能代替政府承担这一责任。
 
在现实中,明确学前教育的管理责任显得更加紧迫。随着教育体制改革的深入,学前教育主体不断增多,管理难度不断加大。另一方面,各级学前教育行政权力正在削弱。”全国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华中教育学院教授周宏宇说。师范大学,说。
 
就国情而言,在有学前教育管理机构和管理者的地区,管理部门只管理少数公立幼儿园,而大多数企事业单位和私立幼儿园都没有进入。包括教育行政部门的行政管理和经营管理,导致这些幼儿园的管理。对园林管理规范和教育质量缺乏监督。不仅行政权力不足,而且管理的法律依据也不能满足需要。
 
周宏宇建议,针对我国学前教育的现状和我国的实际情况,确立“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共财政支持、多渠道投资”的学前教育发展基本原则。“公私共同发展”,建立公私合营发展。经营花园的制度。
 
“学前教育发展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管理底盘太低。”庞丽娟认为,在学前教育的管理中,过去,主要的责任是长期关注乡镇。中长期规划实施以来,县域总体管理水平已明确,“但我们发现,县域财政资源分布不均。与甘肃一样,86个县中有57个是国家级贫困县。投资的稳定性仍然很难保证。
 
庞丽娟说,要到2020年实现普及学前教育的目标,必须明确建立省级统筹和县域管理体制,即明确省级政府要统筹和领导学前教育的发展。省内再教育与区域内均衡发展,同时确保财政投入。”只有提高省级总体规划,才能使省级财政投入相对平衡。”
 
在管理底盘不断上升的同时,投资体系仍需要长期机制的支持。”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建立和完善人均支出标准和人均财政分配标准体系,并建立相应的标准体系。具体规定了学前教育使用比例,可以为全国各地探索提供经验。庞丽娟说。
 
吉林省是一个值得探索的省份。吉林省学前教育条例于2014年9月通过,2014年12月实施。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将学前教育经费列入预算,保证学前教育经费占同级财政教育经费的比例不低于3%。2014年以来,全省共投资34亿元,发展学前教育。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按照规定将学前教育机构的布局纳入城乡规划,并预留建设用地。学前教育设施应当与新建、改建、扩建城市居住区同步规划、建设和使用。城乡中小学布局调整形成的教育资源过剩,应当优先发展学前教育。
 
庞丽娟指出,制定学前教育法,明确学前教育的性质、目的和宗旨,明确政府的职责,特别是管理体制、投资体制、办学体制、师资队伍等,是十分必要的。团队建设、监督和评估。
 
立法,让学前教育回归公共福利
 
2017年5月,随着第三个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启动,关于包容性幼儿园的最终“红线”也即将出现。
 
教育部等四部门发布了《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幼儿园三年学前毛入学率达到85%,全包覆盖率达到85%。到2020年,幼儿园教师基本持证上岗。
 
未来,普及型幼儿园将占幼儿园的80%。《学前教育法》如何界定?这不仅是一个“地位”问题,而且关系到学前教育服务的宣传与市场化的关系。
 
全国人大常委会行政法司副司长黄伟解释说:“一般来说,学前教育本身就是一项公益事业。允许一些营利性学校参与这种公益事业,不会影响整个教育事业的公益性,但可以满足大多数学生家长教育的多样化。需求。整个教育事业的公共福利是不可否认的。管理和引导营利性民办学校,保证其能够坚持公益办学方向,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不以营利为主要办学目的。”
 
对于民办幼儿园,沈坚建议鼓励和规范发展。应在国家一级进一步明确包容性私立幼儿园的概念及其管理方法。在建设规划、土地供应、税费减免、申请审批、资格认定、师资培训、奖励奖励等方面与公立幼儿园享有同等权利。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可以采取购买服务、奖励等方式。通过鼓励补贴和派遣公立幼儿园教师,引导和支持私立幼儿园提供普惠教育服务。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可以对民办普惠幼儿园的开办费给予补贴,重点补助房屋租金、附加教育玩具、房屋维修改造等。
 
在公立和私立幼儿园之间,也有一种由社会经营的幼儿园。在未来的发展中,这些幼儿园需要明确的法律定位。”这包括许多军队办的幼儿园、机关办的幼儿园和乡办的幼儿园。在统计口径上,既不是一个公共公园能得到政府的相应支持,也不是一个私人公园。这也是包容性的。定价不能太高。许多这些公园很难经营。王大全说。
 
2015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政府和国有企业建立合理的成本分担机制,多渠道筹集资金,采取分离、转换的方式。重组、关闭和撤销,剥离国有企业家族地区的“三通一业”和机构。开办医院、学校、社区等公共服务机构。
 
在国有企业去社会化改革的背景下,如何改革这些众多的企业,仍然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
 
在吉林省长春市,一汽集团的幼儿园剥离遭遇了尴尬局面。”一汽集团拥有8所幼儿园和2000多名幼儿园教师。这八所幼儿园也是长春市非常有影响力的幼儿园。它们具有普遍利益的功能。但一旦他们被送到长春市,长春市的财政压力就很大,很难接受他们。但如果交给私营企业,如何解决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虽然包容性的光环之顶,也得到了相应的补贴,但包容性的日子并不比私人公园好到哪里去,一些包容性公园的完全运作还是困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没有为公园里的教师提供资金。”即使他们这样做了,优秀的教师也不会留下来,而且缺乏发展潜力。”
 
“我们很容易找到一位来自包容性幼儿园的老师。我们幼儿园教师的年薪是12万到15万元,但包容性幼儿园只有6万到7万元。苏州工业园区外语学校校长潘新说。
 
同样,苏州市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苏州市玉岐幼儿园教育集团董事长郑伟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他经营着11所幼儿园。他的幼儿园集团有10多所幼儿园和8000多名学生。同时,由于成本的限制,普惠园每班的学生人数为40或50人,教室里挤满了这么多的孩子,很难实现课程的游戏化。
 
幼儿园教师的工资一直是个大问题。吉林省人民代表大会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孙忠民发现,吉林省现有幼儿园教师中,有近60%是小学编的,而公立幼儿园教师则非常伤痕累累。总工程师。由于许多教师没有工作,工资刚刚跨过最低工资线,工作责任重,压力大,不得不一个接一个地换工作,学前教师流失严重。
 
早在2013年,中国就有了幼儿园工作人员配置的“国家标准”。根据教育部颁布的《幼儿园教师和教职工就业暂行标准》,我国每一级全日制幼儿园应配备两名专职教师和一名保育员(或三名专职教师)。照顾者与儿童的比率是1:7比1:9。在现实中,这一政策并不理想,私立幼儿园“一到两名大面积教师”现象依然普遍。
 
数据显示,我国学前教育支出仅占教育支出总额的1.3%,世界平均水平为3.8%。与政府开办的幼儿园不同,私立和私立幼儿园教师的工资保障令人担忧。在一些贫困偏远地区,许多私立幼儿园教师甚至没有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险。这也是南部省会城市公办和民办幼儿园月平均收入差距达到4000元的极端现象。
 
王大全认为,在学前教育立法中,有必要规定各级政府投资的责任。”政府的公共财政投入是否可以采取更灵活的措施,财政资金是否可以补充幼儿园或专门提供给儿童,可以根据情况决定。”
 
“不管他们的出身是公是私,质量是个问题。”在这方面,庞丽娟表示同意,并建议投资、办学体制和教师政策不仅要公平,而且要包容性强。只要费用低,花园比较标准,质量好,政府就应该给予财政支持。当然,它必须被评估和评估,以奖励的形式而不是补充。
 
 

上一篇:为孩子们的好奇心开路

下一篇:人工智能使幼儿教育“触手可及”